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资讯中心 >> 公司资讯 >> 刘子敬----中国大茶商的跌宕人生

刘子敬----中国大茶商的跌宕人生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2年10月31日 16:48

  2009-12-18 19:13
 

  他出身优渥,少年得志,眼光独到,但动荡的历史注定让汉家刘氏茶坊传人、大茶商刘子敬不能笑傲于乱世之中。
 

  武汉东方马城被中国马协列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术项目比赛各参赛国的训练基地,让武汉赛马成为八月份的奥运会中一道难以忽视的靓丽风景。虽然地处中部平原地区,但武汉和赛马已有着不算短暂的历史。
 

  刘子敬,这位二十世纪初名号响彻武汉三镇的大商人,也与赛马有着一段不解之缘,他曾任汉口华商跑马场董事长。赛马在20世纪初期的武汉,风气极盛,生意也是非常火爆。有3500年城邑文明史的江城武汉,虽然本土不产马,但因其为沟通东西、连接南北的通衢地位,便注定了近代跑马业在武汉的兴起。当然这只是刘子敬商人角色中的一个,他还是中国最大的茶商、房地产商、俄国银行的买办,除此之外还兴办多家实业公司。他还是汉口总商会第七、八届会董、中国红十字会汉口分会会长……刘子敬只活到44岁,在那个时事动荡的年代,刘子敬身处其中,也随着历史的波澜以丰富的角色登场,在汉口商界历经沉浮。
 

开跑马场的洋人买办
 

  刘子敬出生于1884年,名义方,祖辈几代都在汉口生活,他也出生于汉口。与大多数出身贫寒、少年艰辛的同时代商界巨子,包括与刘子敬并称为“三刘”的刘歆生和刘鹄臣不同,刘子敬出身优渥,有一个已为他打下业绩的父亲。其父刘辅堂早年为新泰、阜昌洋行买办。他很顺利地读着教会办的文华书院,但1905年他21岁时,刘辅堂去世,于是刘子敬继任阜昌洋行买办,成为大汉口最年轻的买办。刘子敬接任之后用的是孙权的用人之道:“重用三世老臣”,让那些看着他长大的人,以前在什么位置现在还在什么位置。而且坚持执晚辈之礼,“叔叔”、“伯伯”不改口地叫着,全然不摆主子的架子。因此在刘父去世后的几年里,刘氏产业由刘辅堂时的200万两白银到刘子敬时的800万两(相当现价40亿人民币)。没有那些“老臣”的辅佐,这样的业绩是很难办到的。后来刘子敬又兼任华俄道胜银行、花旗银行、德华银行及其他洋行买办,并收获“长江流域第一流买办”和“汉口首富”之称。
 

  这时期,他成为汉口商界绅士名流,宴请的人也主要是外国驻汉政要和商界大亨,排场声势浩大。虽如此,刘子敬还办了一座辅德中学和一座惠民亭小学,为大汉口培养了人才,为后人所记。同时,他还热心公益事业,担任中国红十字会汉口分会会长职务,为人道主义的救助工作贡献了自己的力量。
 

  刘还曾任汉口总商会第七、八届会董,汉口华商跑马场董事长。1908年,由刘歆生、周星棠、梁俊华、韦紫封等36人发起组建华商体育运动会,并集资购买由义门铁路外地皮33000多方(今航空路同济医科大学一带),修建华商跑马场。华商跑马场在1909年建成,宗旨是团结华商团体,与西商跑马场竞争,以期挽回利权。实质上是选用赛马出售马票,吸引市民参加公开的大赌博。由于这里对所有人开放,一时之间十分红火。刘子敬于1926年开始担任华商跑马场董事长。当时有竹枝词云:“络绎香车去马场,春秋两赛竞华商。先鞭一呼齐呼彩,赢得佳人为捧觞。”
 

  买办作为刘子敬最重要的一个身份,在各帝国洋行纷纷进驻的旧汉口为他带来了财富和荣誉,但也为他后来随着洋行退出汉口金融舞台的衰败埋下了伏笔。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后,俄商在中国的洋行、银行就关门大吉了,这首先让刘子敬失去买办的身份。雪上加霜的是,俄国资产阶级被打倒了,刘子敬主营的从中国出口到外国的茶砖生意也因此一落千丈。再加上英国、印度、斯里兰卡逐步成为产茶大国,中国对世界茶叶的出口锐减。刘子敬的刘氏茶庄(广昌河)茶厂无戏可唱,这就等于刘氏财团断了一只臂膀。加上他依赖俄华道胜银行的钱庄倒闭,他的市场形象也随之倒闭。短短的几年中,他就逐步陷入了周转不灵,财源枯竭的境地。
 

进军实业乱世折戟
 

  除了他的买办身份,刘子敬还是个很有商业眼光的人。他充分利用前辈创造的条件,却不拘泥于前辈的窠臼:他继承了遗产并未坐吃遗产,而是看准机会,大大拓展业务范围,四面出击,遍地开花,在短期内就一步步地实现了他商业地位的飞跃。
 

  早在其父辈,刘氏就与外国客商有密切的茶叶贸易往来。到刘子敬手里时,刘氏茶叶集团在茶叶市场的地位得到更大的巩固和发展,也算继承和发展前辈的事业,而经营蛋品和纺织行业,则是刘子敬涉足更多行业的大手笔。
 

  当时汉口蛋品工业大部分为外商所垄断,但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,刘子敬充分利用与洋人的关系,却无形之中挤占了蛋品工业市场份额。1912年,刘子敬等合资开设华发蛋厂,同年又独资开设汉口发记蛋厂。1918年他又与王聘卿合资在河南漯河开设新华蛋厂,并于1919年又独资设中华制蛋公司,并在河南漯河、郑州设新华和中华蛋厂,在外省各地设庄80多个收购蛋品,利润丰厚,曾盛极一时。
 

  1919年12月又与刘季五、刘逸行合资在武昌创办震寰纺织公司(即解放后的“五棉”)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洋人忙于战争,民族工商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。而这时的刘子敬羽翼已经丰满,正逢“春秋鼎盛”之时,所以他涉足纺织,步步都踏得很深。组建震寰纱厂时,他是出资最多的股东,因此担任主任董事。他还涉及多种业务,投资45万两和王琴甫共同承租白沙洲造纸厂;1920年又独资开设义隆公司及义隆油厂,经营桐油出口业务;还兼理美商美亚保险公司。
 

  1912年前后,刘子敬涉足房地产业,先后购进和修建辅堂里、辅德里、辅仁里、辅义里及方正里等处房屋100余栋,还在鄱阳街和江西庐山修造了私人豪宅,每月租金收入达3万余银元。这些房产,不仅使刘子敬每年有3万多大洋的收益,而且还可用作抵押,贷款发展实业。
 

  但动荡的历史注定刘子敬不能笑傲于乱世之中,随着战争的加剧,刘子敬的生意受到严重的破坏,1918年“十月革命”后,刘子敬失去了中国大茶商的身份,也同时失去了买办的身份。更是让他无力回天的是,1927年刘出口锑矿的轮船在行至大西洋时,被德国潜艇击沉,损失巨大。而运往上海价值30万两的蛋制品又被其弟刘端溪赌博输光。刘子敬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忧愤成疾,于1928年在庐山别墅开枪自杀,年仅44岁。汉家刘氏茶坊传人、中国大茶商、一代巨贾就这样消失于历史的红尘中,不得不令人扼腕。

所属类别: 公司资讯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